艺术评论|此时无声胜有声——笔尖上的舞者老鲁

发布时间:2020-04-17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艺术评论 | 此时无声胜有声 ——笔尖上的舞者老鲁

老鲁,自幼好书画,于今已五十余载。其狂爱书法之程度,已到不得一日无书法之境地。老鲁初习颜、柳,再习“二王”、米芾和郑文公碑。后钟情小楷,主临钟繇、王羲之。1984年始恋上草书,初喜于右任,后师孙过庭、怀素、林散之;自2008年初起,一直浸淫于张旭狂草之中。在吸收前人书法养分的同时,在坚持不懈的突破与穿越中,老鲁形成了独具鲜明个性的线条艺术语言。

此时无声胜有声

——笔尖上的舞者老鲁

评论:彭文斌(广州艺博会艺术总监、策展人)

当代书法艺术,孤帆远影者稀,乱花浅草者盛。老鲁,是在书法艺术道路上愈走愈远的艺术家,五十余载求索,已入痴迷之境,宁可一日不食,不可一日无书。尤爱狂草,墨池功深,形成了独具个性的“鲁线条”,将视觉审美的表象与内在精神的里象自在勾兑,表里如一。书法五体中草书为最,篆隶真行四体不通,草书无以参透,所以研习而有成者,凤毛麟角。

老鲁-《勤而习之》48x45cm 1.9平尺

老鲁草书,一讲气息。草者,心性也!计白当黑,流动险夷,法度中蕴含线条上的丰富性、表现性、艺术性。孙过庭云:“草以点划为情性,使转为形质,草乖使转不能成字”。草者,气息也!收放自由,一气呵成,精、气、神流淌于行间而一意贯注。微至单字,一转一折、一撇一捺、一开一合,皆求彼此呼应、笔势连贯,从中生趣。

老鲁-《偈诗,神秀》 53cmx97cm 4.6平尺

吾以为:笔到、手到、意到、神到方可谓之为书法。老鲁冶性、修身、参禅,乃市井之大隐,纳乾坤之精华。其善用长锋羊毫,书法道友皆知,驾驭长锋羊毫,有如脱缰之野马,无抱德炀和之气焉可驾轻就熟?

老鲁-《格物致知》49x147cm 6.5平尺

老鲁草书,二讲气格。清代刘熙载曾语:“字有果敢之力,骨也;有含忍之力,筋也。”此为有气有格。老鲁之书法,下笔神驻,通过笔势、笔锋的变化,赋予书体神韵。在一划之间,可见丰富之变化;在一点之内,可视内心之泉涌。通篇巨幅大草,用笔时而迟涩慢运,时而果敢率意,长篇巨制一气呵成,或沉郁顿挫,或拙朴率真,或含蓄内敛,或俊逸隽秀,变起伏于锋杪,殊衄挫于毫端,力足神完,极尽阳刚之美和阴柔之气。

老鲁-《人心惟危》22x34cm 0.7平尺

老鲁草书,三讲气度。气度之美,发于心,游于笔。从容是老鲁的气度,其行事不疾不徐,张弛有度;其谈吐不紧不慢,措辞工雅;其研学不急不躁,通书答理。体现到草书里,就是这种从容的气度。这是一种高境界的修为,见字如见人。

老鲁-《回乡偶书》50x100cm 4.5平尺

老鲁寓品性及学养于书法,借此抒发思绪情怀,

在这个意义上,其书法已达至“技可进乎道,艺可通乎神”形而上的精神层面,于稀疏间见潇洒自在,于紧密中见精炼厚实,这些都使得其艺术空间性得以扩充,艺术表现力得以彰显!

三番滋味莫尽语,此时无声胜有声!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