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迭代的体育播客,国外“播主”都在做些什么?

发布时间:2020-03-15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不断迭代的体育播客,国外“播主”都在做些什么?

2020年1月8日,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全球的音乐流媒体服务公司Spotify将开始开发体育播客项目。知情人士表示,Spotify想要减少对音乐的依赖,加强原创性从而增加收入。

“播客(Podcast)”这个词最早是在2004年出现,将iPod和Broadcast这两个词合在一起,创造了一种新的广播模式:原创制作的音频存储到流媒体平台上,有需要的听众可以随时选择需要的节目点播收听。这种方式打破了广播节目时间地点的限制,在全世界开始流行起来,2005年,牛津新美国词典宣布播客为“2005年度最佳词汇”。

在短短的十几年间,播客的发展不容小觑。2019年播客的广告售卖量达到了7亿美元,比2017年的3.1亿美元增长了超过100%。

美国播客2017年至2019年的广告售卖量变化

播客正在随着收听人数的增多而快速发展,Spotify对原创播客节目的重视也在2019年开始展现,2月份时,Spotify以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专门生产播客内容的公司Gimlet Media,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这笔收购是当时播客行业价格最高的一笔。

而在2020年,Spotify又宣布准备开发体育原创播客节目,这也将他们对原创节目的第一次尝试。选择了“体育”这一板块入手,是因为体育播客有着巨大的潜在实力。

在播客高速发展的2017年到2019年,体育也是播客行业中的重要一块。据2018年5月《体育商业周刊》报道,在2018年4月的十大播客中,体育“播主”占据了两个位置,分别是ESPN和Barstool Sport。其中ESPN拥有每月440万的不重复收听人数和3,710万的不重复流和60个节目的下载量,排在第7位。虽然在流媒体播放和下载的数据上不能说是遥遥领先,但已经证明了体育播客的需求和关注度并不小。

类似于国外的Spotify、Apple ITunes这样的流媒体平台,国内也有不少的平台、软件为播客的发展提供土壤。比如喜马拉雅FM、蜻蜓FM、荔枝FM等。但不同于国外,国内的流媒体平台中,体育节目似乎“不受重视”。蜻蜓FM在2017年时,还可以在推荐板块中发现“体育”板块,而现在,我们已经无从找到该板块。直接搜索“体育”二字时,也仅显示名称有体育二字的一些节目,但其中的大部分都已经停止更新了。

2017年(图左)排在靠后推荐位置的体育板块,2019年(图右)已经不再出现在分类中

当然,国内也有不少体育播客节目至今仍在正常更新且有着属于自己的稳定收听群体。如姬宇阳从2016年就开始制作的节目《一言姬出》,在蜻蜓FM上的播放量显示,每期仍有10到20万的收听量。喜马拉雅FM上徐静雨的节目《雨说体育》也是仍在更新,收听量在一千到三千不等。

目前国内关注度较多的播客节目中,足球节目《一言姬出》、篮球节目《雨说体育》等,均是由有一定知名度的解说员或评论员,对自己熟悉的领域和内容进行深入的科普、探讨,给听众们讲述他们或许不熟悉的体育故事,以及拓展开的部分体育产业相关话题。也可以看出,一定的IP基础在播客运营中非常重要。

当然,现在国内体育播客节目比较少,产业也并不完善,其变现链条模式也是简单的付费收听或粉丝打赏。而这个产业在Spotify这样的流媒体平台上已经相对较为成熟,可以通过广告或流量变现,内容上也是五花八门,有大公司生产的多种类节目,也有个人制作投放的节目。在此我们整理了国外体育播客内容的几大种类,这或许能给国内媒体人一些参考,如何运用起播客的平台来传递内容。

俱乐部专属节目

Spotify的体育板块中,仅在前两排就能看到两个专属于足球俱乐部的播客节目,分别是英超利物浦的《Blood Red》和阿森纳的《Arseblog》。这类节目由俱乐部相关工作人员、铁杆粉丝或跟队记者运营,更新频率不定,有的每天一到两次,也有每周一到两次。内容主要有队伍的比赛相关情况、球员故事、采访、赛事分析等内容。对于国内一些俱乐部来说,这或许可以作为一个方式来加深与球迷的互动,增强球迷的粘性。

媒体出品专项节目

这类节目由于其专业性强、大众的信赖度高,在流媒体平台中排名较靠前。如ESPN的《ESPN FC》节目、卫报的《Football Weekly》,是由主流媒体制作的针对足球的专项节目。其内容主要是媒体工作者讲述足球项目世界的事件与故事,包括了俱乐部、赛事、人物等。不仅是从媒体人的角度来讲述体育故事,还可以更深层地探讨球迷们关注的体育事件。

例如1月22日ESPN FC中发布的一期节目“谁为曼联买单?”(Who’s at fault for Man United?),节目探讨了曼联本赛季的成绩低迷,萨拉赫的不稳定表现等问题。对于媒体人来说,这其实就是一种广播节目,而在播客中,对话或提问这样轻松的方式可以帮助更好地表达观点。

名人做“播主”,跨界内容吸引人

名人制作节目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缺少人们的关注。国内其实也有类似的例子,之前高晓松与喜马拉雅合作制作的《晓说》系列就有着不错的反响,平均播放量超过5000万。在国外流媒体平台上,体育播主们也有不少退役著名运动员或著名体育解说、评论家。如获得9次WWE洲际冠军赛的克里斯·杰力科(Chris Jericho),美国著名体育作家比尔·西蒙斯等。

由于杰力科本身就是摇滚音乐家,这位退役运动员的节目中除了体育相关,也会出现不少娱乐内容,因此他的播客内容有着很好的跨界效果。而西蒙斯这样的体育人,他的播客节目在2019年10月被纽约时报选为7个体育迷最爱收听的播客之一。他的节目中,会邀请嘉宾对话,嘉宾则不限于体育明星,也有不少娱乐明星,内容则包含了体育文化交流以及各种互动分析,他会在节目中与嘉宾讨论最新的比赛、球员的动作等等,都达到了很好的跨界效果。

体育故事与深刻话题

在体育播客中,轻松、有趣、随时随地传达信息是不少节目的要领,很多体育迷也通过播客内容来获取信息。但是也不能忽视播客内容中存在的严肃种类。如节目《Throwback》和《体育犯罪(Crime in Sports)》。前者是讲述美国队女子足球向主流迈进的起源故事,让国家队真正的开拓者们来讲述她们的故事。可以说是极其有教育意义的故事节目。

而《体育犯罪》中,则是讲述了许多运动中我们不了解的奇妙故事,也有在知名度很高的事件中找到不同角度来讲述的内容。中国作为体育文化大国,也有许多精彩的体育历史故事,用这类的内容进行一定的文化输出,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根据蜻蜓fm和喜马拉雅的陈述,他们的用户规模已分别达到4.5亿和6亿,而体育播客在这一块的市场还暂时未开发。需不需要开发、要如何开发,国外这些“播主”们都在做什么、怎么做,或许能给出部分答案。

延展阅读: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