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体育赛事纷纷终止的时候

发布时间:2020-03-15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当体育赛事纷纷终止的时候

当周三的新闻爆出来时,你在哪里?

我当时正在基督教青年会的篮球训练营执教我11岁女儿所在的球队,豪猪女子篮球队。随后我在楼梯上碰到了另一支青年队的教练。

“他们居然暂停了这个赛季,这真是糟透了。”他说。

“还好吧,至少我们还进行了最后一次训练。”我回答道。

他满脸疑惑地盯着我,随后我才明白过来:他说的根本不是青少年篮球赛。我拿起我的手机,上面正在实时转播着这些消息。俄克拉荷马城上演了极不真实的一幕情景——雷霆队医冲进场内,克里斯-保罗退回到了板凳席上,鲁迪-戈贝尔被确诊新冠病毒——然后我又通过电视转播的消息看到了马克-库班恍然大悟的神情,随后NBA官方便宣布了停赛的消息。NBA也就此成为了美国境内首个宣布停赛的体育联盟,并且这一决定立马引发了多米诺效应,其他体育联盟也纷纷宣布了短时间的停赛。

在城市的另一边也有一位篮球教练,他与其他人似乎有点不同,他这一整天一直在思考该给他手下的球员说些什么。几个小时前,勇士成为了首支因公众健康原因而禁止球迷入场看球的NBA球队,也就是说他们周四晚上对阵篮网的比赛将在空无一人的大通中心进行。勇士主教练史蒂夫-科尔所要面临的挑战是:该如何让他手下的球员为空场比赛做好准备,就像准备一场队内训练赛那样。

大约是在下午六点钟,科尔和勇士总经理鲍勃-迈尔斯进行了一番交流,迈尔斯把近期一次球队老板之间的电话会议的内容告诉了科尔——联盟所有30支球队都分别派出了代表参加这次回忆。据联盟消息人士透露,NBA举行这次电话会议的初衷就是试图找到一种安全打完这个赛季的方法。会议中,绝大多数球队老板都认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没有球迷入场看球的情况下继续比赛。联盟原本计划在周四上午采取行动,但正如科尔将迈尔斯转告给他的话进行重新阐述时说的那样:“球员的测试结果呈阳性这件事必须放到首位,因为如果真的有一名球员确诊,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停止。”

15分钟之后,戈贝尔确诊的消息就传了出来,那个时候科尔正通过电台直播和本地主持人Tom Tolbert以及Rod Brooks进行交流。突然间,他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着来自ESPN的警告,此时助理教练也正在试图联系他。“过去的这一天真是太疯狂了,我们先是决定了在没有球迷的情况下进行比赛,这无疑是件非常奇怪的事。甚至在不到12个小时之后,联盟就全面宣布了停赛。”他说。

和豪猪女子篮球队一样,勇士也倍感震惊。对于绝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体育赛事就是我们记录生活的方式。开车送你的孩子去训练,周六去看比赛,为了“疯狂三月”而暂时抛下你的工作以及永无休止地埋怨尼克斯。但现在各种体育赛事已经离我们远去,在这一瞬间体育赛事似乎成为了一种更加重要且更受欢迎的消遣方式。

不过回过头来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或者其他任何人——会感到意外。周三上午,世界卫生组织就已经宣布了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股市市场已经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崩盘,“取消所有事”这一话题也早已登上了热搜,而且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主任Anthony Fauci博士也向所有体育赛事发出了警告。不过如果你足够幸运,现在正居住在一个疫情还不那么严重的地方(比如我所在的伯克利),那么对于你来说病毒可能仍然还只是一种潜在的威胁。库班将其形容为“仿佛是来自电影世界”。没错,或许这也正是为什么《传染病》是目前美国最热门的电影。

也许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现实发生转变的速度——这个世界的上一秒和下一秒简直是天差地别。冠状病毒首次出现在新闻报道当中是在去年12月下旬,其实今年大部分时间我们都能看到与它相关的报道。但是到了3月2日的时候,NBA对此采取的行动居然是建议球员用撞拳来代替握手。后来,在本周三晚上的两个小时之内,美国境内就出现了两起病例:著名影星汤姆-汉克斯和一位NBA全明星都被确诊感染上了冠状病毒。于是我们剩下的幻想就全都破灭了:居然电影明星和篮球运动员都感染上了这个病毒,居然有钱人都染上了病毒,那么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染上这个病毒。我们当然不能继续在球馆里比赛了,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是努力获取最新消息,帮助那些确诊的病患,并且严格遵守医生给的建议。我们应该尽我们所能去度过这一难关,去争取更多的时间。

但是在这样的危急时刻,体育赛事也是有它自己的用处的。通常来说,我们都将其视为一种治愈和团结的因素。这是一个能够让所有人齐聚一堂,互相安慰,寻求共鸣的地方,不论这是一支因失去了一名队友而集体进行哀悼的球队——比如曾经的NCAA球员Hank Gathers——或者是911事件。

这也正是我给科尔打电话的原因,我认为如果体育界真的有一个人能够正确看待这个问题,那这个人肯定是科尔。科尔住在贝鲁特,他是一名伟大学者的儿子,他既能从一个局内人的角度又能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和我们一样,科尔说他现在也在努力处理这一切。科尔母亲的年纪已经非常大了,虽然她目前并无大碍,但科尔仍然很担心。他的家人以及他的球队都严格遵循着规范:始终把门敞开,这样的话他们就不必触碰门把手了。对任何可疑症状都保持高度警惕,勤洗手并且一定要用洗手液。科尔说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位勇士球员接受过检测,但队医会定期汇报情况。周四下午,在球队老板和总经理结束电话会议之后,下午三点全队在训练馆进行了集合。迈尔斯和科尔向球员们简要介绍了一些目前看起来较为普通的话题:薪资,后勤工作,以及他们是否会进行训练,是否会重启这个赛季,或者是否会直接进入季后赛。至于现在,全队需要等到下周一,因为据科尔说联盟会在下周一告诉他们未来的安排。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就和我们一样,不安地等待着,完全脱离了平日的生活节奏。

“我曾试图将这件事和我们以前经历过的那些事情进行比较,但我发现这是不可能的。”昨晚科尔在从勇士球馆开车回家的路上接受电话采访时说道,“就人们的震惊程度来看,我唯一能联想到的事情就是911。我现在仍非常清晰地记得那一天早上的情况,在我去了我孩子的学校并检查了他们的情况之后,我就去球场投篮了,因为我认为这是一种宣泄情绪的方式,另外我还记得一周之后我看了世界职业棒球大赛。”科尔顿了顿,说:“那就是体育赛事的一大好处。当你需要释放自己,当你在渡过难关的时候,你就会想到它,所以当各大体育赛事都被关闭的时候,这种感觉真的很特别。显然,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人们的健康情况是居于首位的,人们的生计和工作则居于次席。我并不认为有人会因为看不了比赛而感到遗憾,但这种感觉仍然很奇怪。我们现在回家并不是为了打开电视看比赛,而是为了逃避,这种感觉真实怪极了。”

夸大以及贬低体育赛事的重要性都非常容易。抛开其他不谈,体育是这个世界上一个亘古不变的东西,它让这个世界变得稳定,尤其是在现在我们缺少体育的时候。几年前当我在做髋关节手术的时候,我把手术时间定在了NBA季后赛的第一个周六,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一整天躺着看比赛了。我还会在锻炼和治疗之间定期去打野球。我家有两个正在上中学的女儿,我们的生活就是在训练,诊所和比赛三者中间反复循环。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体育赛事帮助他们划分了一年当中不同的季节。如果我们必须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我们至少还可以看看“疯狂三月”对吧?许多人都希望这些像“指路牌”一样的体育赛事能够进行下去,即使从逻辑上讲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现在已经有一名NBA球员被感染了,未来肯定还会出现更多触目惊心的事,因为说到底体育赛事也不过是人类的一场活动罢了。

在过去的48小时里,我们几乎见证了所有的体育赛事宣布暂停——除了奥运会以及那些延期或是还没到时候的联赛。周四,美国职棒大联盟宣布他们将暂停春季训练,并将常规赛的开始时间推迟至少两周。NCAA取消了“疯狂三月”,国家冰球联盟和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也都宣布了暂停本赛季的比赛。当印第安维尔斯出现异常时,当地的职业网球联赛也立刻宣布了停赛,他们还是最早宣布停赛的职业联盟之一。爵士的另一名球员多诺万-米切尔的新冠检测同样呈阳性。查尔斯-巴克利说他感觉并不舒服,在他等待检测结果的同时,他已经开始了自我隔离。与此同时,周围的连锁反应也逐渐开始了。那些为了最后一年的季后赛而做足了准备的大四学生也不得不选择放弃,就像我所执教的篮球队里的五年级学生即将离开一样,就像绝大多数人会错过今年春天的比赛一样。

当然了,在我们谈论生死,谈论这场全球性的传染病,谈论这么多美国人充满未知的未来时,这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甚至还显得有点奇怪。停赛肯定是没错的,甚至我们还应该早一点停赛,但不管怎么说,这样做还是让所有人都倍感心碎,仿佛我们从前熟知的那个世界已经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