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爱情故事 >> 泡沫般的爱情

泡沫般的爱情

2015-03-26 17:22:48 来源:精品故事网 浏览:36
程浩大学毕业后,硬被父母困在农村的家里,不让出去闯荡。他便对着父母吼:“不让出去,还让我念大学做啥?”
  
  父亲叼着烟袋锅,不急不缓地说:“没说不让你小子出去,结了婚,给我们老程家留个根,你爱上哪闯随你。”
  
  “爹!我有心上人,她也是个大学生,漂亮着那,你要让我和村里的二妮结婚,我是死也不干。”程浩赌气地踢倒了面前的凳子。
  
  “二妮有啥不好,你不在家我们俩老的能活到现在,全靠了那个实心眼的孩子,人家对你有情。”父亲佛口婆心。
  
  可听到程浩的耳里,全是阴谋,多有心计的女人,上赶着照顾他的父母,为啥呀?还不为了他是个大学生,他要是个屁,她能那么勤快?
  
  可程浩知道父亲是个认死理的人,他要决定的事,就算是板上钉钉了。这可愁坏了他,父母工作做不通,他想到了二妮。
  
  借个上厕所的由子,想去找二妮,刚推开门,差点和来人闯了个满怀,一抬头看见来人竟然徐柳,他大学里的恋人。“你……你咋来了。”
  
  徐柳提着行李不悦地说:“我怎么不能来,来看你呗!你这一回来音信全无,我不担心你嘛!”说着自顾自地走了进来,四处瞧了一眼,满脸失望地问:“程浩……你就住这破屋子呀?”
  
  程浩还没等说话,父亲听了不悦,使劲敲了敲烟袋锅表示自己的存在。
  
  “这老头是谁呀?”徐柳低声问着。
  
  程浩忙使了个眼色说:“我爹!”意思是让她叫人。
  
  可徐柳一屁股坐在屋里唯一的板凳上说:“可累死我了,有水吗?”徐柳请了清嗓子,可当她看见那口脏兮兮的水缸时,连连摆手说:“别!你们这里有卖水的吗?”
  
  程父听了忽一下站起来,背着手摔门走了。
  
  徐柳看着刘父的背影缩缩肩伸伸舌头,当时程浩就是被她这个调皮模样给吸引,可今天他看着怎么觉得特别不舒服,好像一碗汤,等你喝没了,才有人告诉你里面有只苍蝇,你是干呕也呕不出东西来。
  
  他没去给她买水,最近的食杂店也要走十分钟以上。
  
  见他没动,屋里又没别人。徐柳说:“真没想到你的生活坏境这么差,这能住人吗?”
  
  程浩的脸变得苍白,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能住人,那么他们一家算是什么?可他也不好发脾气,毕竟人家姑娘大老远地来看他,他怎么好就给她脸色看。
  
  徐柳见他不说话,提着行李黑着脸说:“怎么不待见我来呀?好!我走。”说着赌气向外走去,程浩赶忙拉住,她半是生气半是撒娇的靠在了他的怀里,俩人嘻嘻哈哈的闹了一会,关系马上缓和了。
  
  中午的时候,刘母拖着有病的腿,给他们做了一桌子的菜。徐柳坐在桌子旁的时候,却怎么也下不去手拿筷子,脸色有苍白,程浩问她咋的了。
  
  她捂着嘴一阵恶心,人退到了一边。
  
  程浩立刻明白了,她是嫌弃他家的盘子碗脏,可自己从小吃到大了根本不觉得脏。
  
  她如此程浩也不好吃饭,拉着她的手,说要给她买些吃得去,一扭头就看见母亲偷偷地在擦眼泪,父亲一脸铁青的坐在饭桌边。
  
  他的心像是被锤子狠狠地砸了一下,痛得他浑身抽动。
  
  徐柳再也呆不下去了,她觉得这屋里的味道就像是猪圈,饭菜黑乎乎黄呼呼看不出做的是什么,就像是猪食一般,要是让她嫁给这样的家庭,除非她死了。
  
  不等程浩说什么,她提着行李逃一样的走了,不管程浩在她身后怎么叫,她都不回一下头。看着徐柳的背影,程浩仿佛看见了阳光下闪亮泛着美丽光环的泡泡,再美再耀眼也总会消失的,现实就是这样,绝情而可怕。
  
  程浩失魂落魄的走回来,父母正大口地吃着饭菜,二妮在母亲边上为她捶着背,三人边说边笑着,刚才的阴霾一扫而光。
  
  程浩突然感到了温暖,他没有吃饭,坐在一边点燃了一支烟,二妮在飘渺的烟雾冲着她微微一笑,竟然十分美丽,并不比成里的姑娘差什么,而且还多了善良。
  
  程浩想,既然不能违背老爹的安排,那么他就欣然接受好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