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校园故事 >> 在校大学生婚后一年:养活妻女比功课难

在校大学生婚后一年:养活妻女比功课难

2013-01-18 23:33:16 来源:精品故事网 浏览:74
大学里,谈恋爱的比较普遍,同居的也不在少数,但万一同居怀孕了怎么办?

湖北大学生晏焕义用“结婚”和生育给自己、女友和双方家人一个无奈却又认可的答案,只是他的大学生活从此变得忙碌而艰涩。无论社会上对他的作为或褒或贬,他毕竟还是承担起比同学还多几倍的责任,同时他在充满竞争的社会中,更比同龄人多了一些从容和淡定。

2011年1月14日晚,在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校园的路灯下,大四学生晏焕义正在接听电话。一对情侣从他旁边走过时,突然发现马路对过有人肩扛摄像机对着这边拍摄,女生赶紧拉着男生胳膊一路加快步伐。

这是晏焕义第二次被推到媒体镜头前,第一次是在2009年10月2日。当时的报道说,22岁的大三学生晏焕义迎娶20岁的初恋女友,但报道却忽视了两个非常关键的信息:两位新人并未领取结婚证书,而且新娘已有8个月身孕。

今年1月中旬,武汉当地报纸一篇题为《在校大学生婚后一年:为养活妻女四处奔波》的报道,再次将晏焕义推到众多媒体面前。

1988年出生的晏焕义身兼多重角色:在校是会计系大四学生,在社会上是武汉逸菲凡婚庆公司策划师兼搬运工和司机、在家里既是儿子又是女婿同时也是丈夫和父亲。

婚礼时,新娘已有8个月身孕

“这么多媒体来采访我,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面对接踵而至的媒体采访,晏焕义不免有点担心。

1月13日下午,在婚庆公司办公室里,记者采访了这位稚气未脱的年轻父亲。坐在记者面前的晏焕义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疲惫,开朗的小伙子笑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身高不到1.70米的个头,看起来还有点像香港明星刘德华。虽然他心存顾虑,但对于记者的提问,他基本都是有问必答。

晏焕义坦承,至今他和妻子梅晓芬还没有办理结婚手续,但2009年10月在咸宁家乡举办的婚礼上,他们俩当着双方家人的面,在祖宗牌位前拜的天地。和众多农村的习俗一样,在晏焕义的家乡咸宁市桂花镇,只要双方家族认可的婚约,远比悄悄领的一纸结婚证书更为有效。

晏焕义出生于1988年的正月初二,妻子梅晓芬小他两岁,2009年10月2日举办婚礼时,两人并未到法定的结婚年龄,但此时的梅晓芬已有8个月身孕。

晏焕义说,2009年5月,两人就确认晓芬已怀孕两个月,当时他们也很矛盾,虽然学校校规并没有限制学生结婚生子,但毕竟还难以承担起一个家庭的重担。小两口都很明白,去医院做人工流产并非难事,顶多就是花费1000块钱,可他们更大的顾虑在于,晓芬曾经有过一次流产,再次流产会不会导致终生不育?很快,晏焕义就将女友怀孕的消息告诉了父母,晏焕义的妈妈最终同意他们把孩子生下来。在晏焕义老家农村,像他妈妈40岁当奶奶的并不少见。

迎娶晓芬的那天,他租了轿车将晓芬迎娶到村口,然后换上花轿把晓芬抬到新房。此时的晏焕义,似乎已显露出渐渐成熟。他的父母在外打工,婚房的粉刷、家具和家电的购买都由他一人操办,婚礼的酒席也整个由他筹划,直到婚礼举行前3天,他的父亲才从广东赶了回来。

令记者颇感惊讶的是,梅晓芬初次怀孕是在2007年8月,彼时晏焕义才刚刚高中毕业,正是刚刚领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暑假期间。

最初抱着玩的心态,后就想来真的

梅晓芬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晏焕义是在2006年12月4日。当时她还在技校读书,一个要好的女同学拉着她去约会男朋友,遇到了同样作陪的晏焕义。有趣的是,当年作陪的两人最终成了夫妻,而约会的双方只持续恋爱两个月就告分手。

晏焕义说,或许真的就是一见钟情,不到半个月他们便确定了恋爱关系。

2007年春节,在广东打工的晏焕义父母双双回到家乡,便知道儿子有女朋友的消息,为此晏焕义曾给父母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在4个月后的高考中考取“二本”。实际上,晏焕义最终考取的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属“三本”。那次高考中,晏焕义数学和英语成绩超差,但他将此归咎于偶然失常,并不承认恋爱耽误了学习。

父母如何知道儿子早恋?原来,2007年元旦当晚,晏焕义带着女友晓芬住在了外公家。小晏对此的解释是,因为俩人玩得太晚,小芬当天错过了回家和回校的公交车。

2007年5月,晓芬技校毕业后去了广东惠州打工。6月底,参加完高考的晏焕义去了惠州,晓芬帮着他找了个临时工作。40多天过去后,晏焕义共领到人生第一笔收入1300多元,后来到大学报到不久,又得到他人生第一个孩子流产的消息。

梅晓芬说,最初她也抱着玩的心态,但真正和晏焕义谈恋爱之后,觉得不想玩了,想来真的。

晏焕义说,两人也曾经闹过分手,但他总担心分手之后,晓芬嫁给别人时会被认为是“破罐子”而遭欺负,何况他真的已经离不了她,所以每次都是他主动向晓芬认错。

起初小晏的早恋也遭到父母的反对,但晏焕义坚持说,晓芬是他今生唯一的女朋友。

小晏和晓芬都说,对方是自己的初恋,所以很珍惜这份感情。

有我在,你还怕什么

尽管晏焕义父母在外打工,但因为父亲有一手木匠手艺,家中并不算贫困。2007年9月,小晏父母专程将儿子送到武汉,除了缴纳一年学费1万元、住宿费1200元外,还给儿子留下3000元生活费。入学最初的几个月,晏焕义还曾有过好好学习、争取毕业考研的念头,但很快他便开始在社会上寻找打工挣钱的机会。

事实上,晏焕义上学之初之所以选择在婚庆公司兼职,也确实不想太多影响学习,因为婚庆活动大多是周末周日,与学校上课并无冲突。但是随着时间的延续,他似乎变得贪婪起来。

2008年9月开学,适逢学校门前开始修路。脑瓜灵活的晏焕义分析,同学们出行不便,自然就会在学校附近购物。于是他将家里给的学费、住宿费悄悄“截留”,同时向远在惠州的晓芬下了最后通牒:两个人感情再好,时间久了不在一起,也很容易变心。他还给晓芬的父母打电话恳求,最终说服了晓芬父母同意女儿到武汉与他共谋“发展”。

确认晓芬来武汉的第二天,他就拿出1万元租下了位于学校后街的一间门脸房,不到一周这间名为“流行前线”的服装店便告开张。平日里,晓芬是店里的老板娘,晏焕义则是采购员,店里卖的服装和鞋子都由汉正街批发进货。

半年过后,俩人有了积蓄,晏焕义为了便于进货,花9000元买了辆二手面包车,而他考取驾照是在买车半年之后,于是有同学比喻他的“婚姻”同样是“无照驾驶”。

晓芬的到来,让晏焕义的生活着实充实很多,但好景不长。不久,医生告诉小两口晓芬已怀孕。

晏焕义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他感到“哭笑不得,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担心,当时没有多想,有时候朋友劝我的时候,我也想到过让晓芬去引产。”但最终和家人权衡利弊后决定,尽快择日举行婚礼,既是给晓芬和孩子一个交代,也不让族人背后指指点点。

晓芬曾经也担心孩子生出来之后的生活来源,丈夫当时对她说,“有我在,你还怕什么?”这句话让她坚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她今生的依靠。

在晓芬眼里,丈夫是一个有心人,以前每逢节日都会给她买小礼物讨她欢心,如今经济压力很大,礼物买得少了,但不时会带回一些玫瑰花,虽然她知道那是别人婚礼上用过的鲜花,但每次收到时还是从心里感到快乐。

班里唯一买车的学生

二手面包车买来时里程表显示为13万公里,如今已是21万公里。

很难想象一个在校大学生,如何在一年多时间里开车行驶了8万公里。晏焕义解释说,晓芬怀孕4个月后就回了咸宁老家,直到孩子出生后近一年时间里,他经常是白天学习和工作,晚上开车回咸宁老家,为了节省路上费用,每次总会顺路捎带几个人往返。

婚礼举行后,晓芬便留在老家准备生育,店里事物便由小晏一人打理,其间他也从低年级学生中找过兼职,其中一个只干了20多天,留下一句“我只是来锻炼锻炼自己”便主动告辞。而此时后街生意渐好,门脸房已成为紧俏之物,想到晓芬生了孩子,自己肯定无力经营,于是他以1万6千元价格转让了空房。

拿到这笔转让费后,晏焕义就去买了一对铂金戒指,一枚给了晓芬,一枚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他说,当初怕买大了容易滑脱,所以特意给自己挑了个小号的,没想到戴了一年多后,戒指现在已经深深嵌进肉里。

12月4日,女儿平安出生,给他带来欣喜的同时,也让他的生活陷入窘境。

他不甘心在自己成家后还向父母伸手,于是就开着车子奔波在武汉市各个婚庆公司之间兼职,也曾给广告公司派发广告,直到后来遇到现在的老板小可。

小可仅比小晏大3岁,是武汉小有名气的电台节目主持人,原本是生物工程专业的本科毕业生,也曾担任过学校学生会主席,后来颇费了一番周折才从事自己所喜爱的电台主持工作。小可说,他看中小晏的工作能力和认真负责的态度,或许还有大学都属“异类”的惺惺相惜,所以由公司出钱,在距离公司一站路的小区里为小晏租了一套住房,每月除了有1200元底薪外,还有业务提成,同时给晏焕义的车子也按使用次数支付费用,每月晏焕义所有收入加在一起大约有3000元左右。

晏焕义很珍惜这份工作,所以每天干得很努力也很辛苦。时常遇到下午的婚庆直到夜晚后,由小晏独自将设备收拾装车,然后运回公司仓库。等回到家里已是11点多,睡下不久,到了半夜2、3点钟,起夜给孩子换了尿布,接着再睡3、4个小时,又会被孩子闹醒。

女儿紫樱的到来,让小晏这个大孩子变得成熟,每天忙碌完想起女儿的小脸,他总会感到充实。

他其实还是一个大孩子

13日下午,小晏抽空回了趟公司旁边的“家”,这是位于一幢老宿舍楼9层的两室一厅,锁着的一间是老板小可的卧室,客厅、厨房和卫生间就是小晏在武汉的家。

妹妹和晓芬已在家哄着孩子玩,晓芬工作的饭馆就在楼下,每日下午3点左右可回家休息2个多小时。说是休息,但回到家里更是忙碌。

小晏拎着电脑包准备出门,坐在客厅的晓芬抱着女儿,让小晏拿杯子给女儿喝水,小晏顺手递过一只纸杯,晓芬白了丈夫一眼说,怎么能给宝贝用纸杯?小晏尴尬笑笑,换个奶瓶。

小晏说,孩子刚刚出生的时候,是他们经济上最为拮据的时期,那个时候随时都会有一笔一笔上百元的开销,而一天兼职则只是40元、50元的收入,而且还不是每天都有。

小晏的老板小可说,小晏其实还是一个大孩子,大家都很照顾他,而他也很懂得回报,每次工作都格外卖力。小可对于小晏的行为表示赞同,他认为从小晏对家庭所付出的辛劳就能够看出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另外从就业角度来看,小晏因为过早地迫于生活压力去社会兼职,自然在毕业选择就业时多了更多机会。

很快,有武汉拍客将晏焕义拍摄视频传到优酷网,短短5小时便有近千跟帖评论。网友Crystal评论说,褪去晏焕义的大学生背景,二十一二岁结婚的人多的是。但是从他身上,看见了责任感。这是许多当代大学生缺乏的。他走的路不一定适合我们,可是我们必须明白,生活其实就是这样平凡,柴米油盐、结婚生子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业和爱情并不冲突,他只不过早我们一步。虽然现在是10平米的房子,我相信有他的奋斗,未来一定会更美好。

还有网友跟帖说,一个男人还在读书,当他要决定承担起这份责任的时候应该是经过了很多思想斗争的,他在承担这份责任后,家庭的压力,社会的压力,是很大的。所以说至于他的对和错我们可以暂时放在心里,我们现在更多的是鼓励他勇敢地走下去,他以后的路还有很远。

也有网友提醒说,这种好男人毕竟少数,在校女学生们还是要谨慎,想要也要做好安全工作,别到时被承诺欺骗吃亏的是自己,很苦很苦的,对身体和心理方面的影响,学业也会崩溃的。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则说,给你孩子带到世界来是为什么?为了和你吃苦?什么也没想过就想要孩子,真是不知所谓。

赵锐是晏焕义的同乡、也是在城市学院同专业同级同班上。尽管小晏结婚他早就知道,但在网上看到相关报道时,还是觉得惊讶,“没有想到新闻就发生在自己周围”。

赵锐说,现在大学生谈恋爱的很多,怀孩子的也不少,但能把孩子生下来的太少了,到毕业的时候,大多都散了,所有恋爱都成了往事。

在同班同学们印象中,平日里很少见到晏焕义,很多时候是有同学假日做兼职时,在婚庆现场遇到他。也是因为他在这个行业做顺手了,经常会介绍别的同学去帮忙。赵锐说,晏焕义在生活中非常能吃苦,我们做兼职只是作为锻炼,赚一点点钱也好,而他要养家糊口。

小晏早已从428宿舍搬离,所以同楼层低年级同学对于这个学长都是曾有耳闻。大二学生小张说,进校时就听老师说过有这样一个学长,但并没有深入讲过。我们都很佩服他的,他是自己挣学费还要养活老婆和孩子,而我们都是父母掏学费。对于“大学生是否可以结婚”的问题,小张称“我们还都是小孩子,想都没有想过这些事情。”

城市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部副主任张凤秦老师表示,她曾经与晏焕义沟通过,发现他比较幼稚也很单纯。因为生活压力所迫,晏焕义在选择就业问题面前,把门槛降得比较低,也更贴近现实,多多少少有份薪水他就会去做,这也是他的优势。辩证地看,他目前就业状况更接近量身定做,符合“三本”毕业生的现实。

据她了解,本校在校学生中结婚的仅有晏焕义这一例。她表示,作为校方来说,学校希望已婚的学生在照顾家庭的同时,更多的精力还是应该投入在学习当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