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爱情故事 >> 常使英雄泪满襟

常使英雄泪满襟

2014-10-11 23:38:15 来源:精品故事网 浏览:54
     霍去病见到秋蝉那一年,刚好1 0岁。
    
     他站在院子里,秋日的阳光柔和地洒在身上,朱红的雕花木门一直紧掩着。他的姨母和一个穿着桃红绢褶衣裙的年轻女子进去了一个时辰,还没有出来。
    
     他敏感的心已隐隐嗅出了战争的味道。
    
     门开了,姨母走了出来,穿着黄褐色的折枝锦菱长裙。气定神闲,仪态万方。她轻唤他,去病,过来。后面的女子咯咯笑了起来,声音清新得如同玫瑰花瓣上的露珠。他叫去病啊,好奇怪的名字啊。她朝他伸出手放在他穿了藏青色长袍的肩上,手指光洁修长,在金色的阳光下宛若白玉般透明。你可是要叫我秋蝉姐姐呢!    
       
     她的笑带着一种莫名的气息,直冲他的脑门。    ,,
    
     卫子夫在旁边静静地看着秋蝉,眼波里夹杂着不可调和的不安与忧虑,最后她轻轻说,妹妹,一切都拜托你了。
 
     秋蝉点点头,娇媚的笑容里有可以让人一眼望穿的坦诚与勇气。
    
     她用放在他肩上的手,轻轻拍他的肩膀,她说,小英雄,我们可是有任务要做呢。
    
     公元前130年,淮南王发动政变。
    
     霍去病和秋蝉智擒了淮南王。在一艘破旧的小船上,这场政变的始作俑者服毒自尽,波及了大半个中国的战乱终于平息。
 
     那一年,秋蝉18岁。
 
     穿过忧伤而明媚的三月,单薄的青春从眼前一闪而过。在宫中数年的卫子夫凭借着曼妙的舞姿和出众的外貌,得到了汉武帝的宠幸,被立为皇后。
 
     卫家从此平步青云。
 
     7年的时光,已经让霍去病长成了一个高大英武、星目剑眉的少年英雄。他的姨母住在甘泉里,宫外总是有许多的锦衣卫来回巡视,腰佩长刀。宫墙上是他们错落的身影。
    
     霍去病17岁那年,成为了侍中郎,也就是汉武帝的贴身侍卫。
    
     深夜,他常常抬头看着幽深的星空,想起一个女子像星光般耀眼而柔媚的微笑,这个微笑在他的心里保存了七年,可是依然是那样的清晰,毫发毕现。
    
     这个时候,他就想,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就是这样?她的微笑,她的眼神,她的手指,可以在顷刻间把他的寂寞杀得灰飞烟灭。
    
     公元前123年。
    
     大汉与匈奴的关系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阶段。霍去病主动请缨。
    
     他厌倦了深宫的日子,金戈铁马、驰骋沙场才是他的梦想。
   
     在打点行装的时候,侍女却忽然来报说有人求见。
    
     恍惚中似乎闻到了—阵熟悉的清香,来者站在门口。夏天的阳光在她身后火辣辣地燃烧,照射在她月白色的衣裙上,发出凌然的光芒。他迟疑地唤,秋蝉。
    
     她却冷静地站在郅里,他看到她的眼里的悲伤,已深入骨髓般散发出绝望。
    
     她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淡淡道,去病,你可以帮姐姐做件事情吗?
    
     他说,当然,你说。
    
     要是你去大漠的时候见到了李陵,可不可以把他带回来。我知道他没有投敌,你们不要杀他……
    
     那些话语像重锤般地砸在他的心上,一字一顿。他一厢情愿地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叛国,他的音信全无,可以让她忘记。
    
     他说,知道。声音冰冷,不带任何温度。
    
     这场战役大获全胜,生擒单于的叔父罗姑比,出奇制胜,而霍去病也勇冠全军,班师回朝。
    
     汉武帝设宴款待。酒酣耳热之际,他笑着问霍去病,加官晋爵,只要你开口。
    
     霍去病摇了摇头,皇上,臣什么都不需要。汉武帝大笑,你也18岁了吧,朕在18岁的时候,已经娶了妻呢。
    
     此时,卫青在—旁笑着打趣道,去病,我这个舅舅也真是糊涂了,怎么就忘了你的终身大事了呢。哈哈……
    
     晚上,在家门口,他看到了站在夜色中的秋蝉,夜凉如水,她额前一缕散落的长发垂在鬓畔,沾上了露水。
    
     李陵是不是没有回来?
    
     他点点头。
    
     他是不是死了?
    
     他迟疑了片刻,说,对不起,秋蝉。
    
     她转过脸来,一双分外雪亮的眼睛,仿佛看穿了一切般的让他有些心惊。突然间,她眼波流转,嫣然一笑,你是不是喜欢我?
    
     她走过来,像八年前一样伸出手放在他肩上,同样的一个动作,中间却隔了八年的物事人非,八年的永不重回。
    
     你要不要娶我?
    
     公元前121年。
    
     匈奴再犯边界。
    
     汉武帝封霍去病为膘骑大将军,再次征讨匈奴。
    
     秋蝉站在院子里,看着下人们忙碌地为他的出行打点行装,为战马备好鞍。她静静地望着这一切,她知道自己依然无法融入这个已经是她家的地方。
    
     他静静凝视她,秋蝉,我的妻子,我不在的时候,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他望着日头落下去的地方,幽幽说,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都不快乐。
    
     她陡然一惊,转头看他。她第一次这么认真看他的脸。她在其中看到了无奈还有隐忍,突然心底涌起一股无边的伤痛。
    
     这一仗,又是汉军大胜。回朝的霍去病已被加封为大司马。
    
     可他的身体却莫名其妙一天天差下去。许多太医在会诊后,只能诊出他中了一种慢性的剧毒,却束手无策。
    
     他开始卧病在床,神情涣散,脸色苍白。
    
     秋蝉坐在床边。过了很久他才睁开眼,看到她,露出极为开心的笑容。
    
     她说,你知道你中的是什么毒吗?
    
     他无力地摇了摇头。
    
     你中的是砒霜,从我们成亲的那一天起,我就在你每天的食物中投这种毒药。
    
     他忽然松了口气,沉思了一会儿,说,你知道李陵是我杀的,对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