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校园故事 >> 坚守校园爱情“成本”惊人:“毕连体”背后血泪斑斑,一个女大学

坚守校园爱情“成本”惊人:“毕连体”背后血泪斑斑,一个女大学

2013-01-18 23:27:40 来源:精品故事网 浏览:75
My Love,我辞工千里追随你而来

2010年2月22日下午3点,我提着大包小包出了广州火车站。早已等在出站口的曲浩,像箭一般又跳又叫地向我冲过来,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

曲浩是我的男朋友,25岁,安徽宿州市人,跟我一样于2009年毕业于郑州大学。我们大三时相识,并很快坠入爱河。当时在我们学校一直流传着一个90届师兄师姐的浪漫爱情故事——师兄是湖南乡下的穷小子,师姐是上海政府官员的女儿,两个人不顾一切地相爱了;毕业后,师兄去了哈尔滨工作,师姐抛弃家里找好的“铁饭碗”,勇敢追随师兄而去;他们在那里组建家庭,每年春天,他们都会去一个新城市旅游,并把照片贴满房间……

毕业前夕,我和曲浩在学校眉湖边上约定:不管将来会遇到多少困难,我们都要像90届师兄师姐那样,将爱情进行到底!

我出生在西安市灞桥区新筑镇,我的父母都是农民。在我上高一时,母亲就偏瘫了,从此家里的担子就全落在了父亲肩上。为了供我上学,父亲在地里勤扒苦做,他一直指望我大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所以,当听说我辞掉好不容易找到的在西安市某区法院做书记员的工作,要去广州与男友在一起时,他勃然大怒。我只好骗父亲说,我在广州也找了份高薪工作,他才勉强同意……

曲浩带我转了好几趟公交车,来到他在海珠区赤岗村租的一间单身公寓。这个公寓有20平方米,月租1200元,加上水、电、煤气、上网费和伙食费,一个月要2000元。我听后直咋舌,感慨广州的生活成本实在太高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曲浩没事就带我去逛广州。我们一起去爬白云山,去东山故居拍照,去北京路买衣服,去上下九吃美食看雕塑,去长隆欢乐世界看动物……我们在一起开心极了,像又回到了大学时代。然而,这种甜蜜并没有持续多久。

2010年4月底,我们算了一笔账,除去房租4000元,水电交通费和吃饭逛街的钱就花了将近4000元,再加上一些日用品,我们两个月竟花了8843元!

看到这个数字时,我跟曲浩都蒙了,大眼瞪小眼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曲浩是2009年10月来广州工作的,虽然月薪4000元,可是他花销大,银行卡上只有1万元。我是2009年8月份工作的,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寄回家了,根本没有积蓄。看到存折上仅剩的1157元,曲浩搂着我,叹了口气说: “小文,咱得学着省钱了。我去办张信用卡,你也去找份工作吧!”我点点头。

5月3日,我拿着简历开始跑人才市场了。我一直认为广州的就业机会多,然而,事实却远非如此。我引以为傲的法律专业在广州根本不吃香,甚至被列为最难就业的3大专业之首!一个月下来,我跑遍了整个广州人才市场,简历投了100多份,可只收到了8个面试邀请,而且全被刷了下来!

最后倒是有个小律师事务所愿意录用我,但月薪只有800元。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大学生,才值这么点薪水,我气愤地说:“就是在家待业,我也不稀罕这点钱!”说完抓起简历,头也不回地出了那家律师事务所。

回到出租屋,我抱着曲浩大哭了一场。他叹了口气,然后安慰我说:“工作会找到的。要是找不到,我养你!”我听后非常感动,躺在他怀里,所有的委屈和辛苦都化为云烟。

为了节省日常花销,我把餐桌上的一荤一素变成了两个素菜,而且买的都是超市处理菜。连吃了两个星期后,曲浩叫苦不迭。

同时,周末时曲浩再不敢像以前一样去看电影,还谢绝了同事的喝酒唱歌邀请,而是宅在家里上网。之前的滋润生活渐渐远去,曲浩现在变成了没有业余生活的规矩上班族。见他有些失落,我劝他偶尔出去玩一下,他却叹气说:“我那点工资根本不够两个人花,能省就省吧!”我听了很惭愧,他忙安慰我说:“外在的享受不要也罢,跟你在一起才是真幸福!”我不知道说啥好,只是紧紧地抱着他。

怅然!

“毕连体”的生活一片狼藉

2010年6月底,我还是没找到工作。看到广州大街上车来车往,我第一次由衷地厌恶这个繁忙又无情的城市。见我心情很糟,曲浩想方设法逗我开心,可日子久了,他对我的体贴便渐渐减少了。

7月初,看到信用卡已经透支了1万多元,曲浩提议租个便宜的房子,我同意了。经过仔细的比较,我们搬到海珠区鹭江村一个月租600元的15平米单间。

改变眼前窘迫的生活状况有两个途径——开源和节流。既然开源不成,就得节流。我果断地将餐桌上的两个素菜减少成一个素菜,有时候还用便宜的咸菜来凑合。我过惯了苦日子,可自小在城市长大的曲浩却有些受不了。吃饭时,他常对着那盘一直不变的萝卜叹气,感慨生活很沉重,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我听了,难过得背着他流过好几次泪。

为了增加收入,曲浩通过同事介绍,下班后在天河区的一家工作室里做起了兼职程序员。这样每个月会多2000元的收入,但他每天要工作到晚上12点。经常他一回到出租屋,就倒头睡了,我们见面时间很少,交流也在慢慢变少,后来基本连话都懒得说了。

转眼来广州5个月了,一份合适的工作都没找到,我的心情变得非常烦躁,开始严重怀疑自己的能力,脾气也变得非常暴躁,我像个困兽一样,跟曲浩的争吵也越来越多。

工作没找到,我就在出租屋里逛论坛,四处搜集打折信息。遇到新餐馆开张,就拉着曲浩去免费试吃,来“改善生活”。我们平时不买衣服,等到商场打折时才买,而且还要仔细挑选,所以有时候能花30元买件牌子衣服。买日用品一律不去商场,而是在网上淘便宜货。

8月1日,天河区的广百百货有促销活动。当我拉着曲浩在商场打折区疯狂地抢着翻衣服时,一个提着H&M和G-STAR手袋的年轻男子叫了曲浩的名字。曲浩一回头,脸刷地就红了。原来,那个人是曲浩的同事,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一番,然后表情复杂地离开了。曲浩羞恼地拉着我就往回走,嘟哝了一句:“我受够抢打折货的日子了!”那晚曲浩的神情很落寞,一直在摇头叹气。

8月10日,爸爸打电话说,表妹要来广州找工作,让我帮忙安排一个落脚地。我很为难,但又不好拒绝,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

晚上,我小心地把这事告诉了曲浩,谁知他不高兴地说:“你什么都答应,不知道房子小吗?自己都靠别人养,还管别人。”我气愤地说:“你以为我想靠你养活?要不是跟你来广州,我在西安的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舒服!我不过半年没工作而已,你就嫌弃我了?那好,我马上走!”说完就要甩门而去,曲浩赶紧拉住我道歉,又哄了我半天。

两天后,表妹提着大包小包来了。晚上我跟表妹睡床上,曲浩铺张草席睡地上。广州很热,加上我们的房间小而且没有空调,表妹满口抱怨。睡在地上被蚊子咬了一身红疙瘩的曲浩听了,很不高兴。

我一个大学生工作都难找,更别提只有初中文化的表妹了。一周后,表妹还是没找到工作。这时,曲浩说这里花销大,让我劝表妹回老家。可让表妹这么回去,老家人怎么看我?我不同意,就跟他争执起来。表妹见我们吵得不可开交,便去投靠东莞的一个老乡了,而我和曲浩则一直冷战着。

我知道曲浩怪我不挣钱,还花他的钱。所以,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找份工作,赢回女人的尊严。

8月中下旬,我放下大学生的架子,找了份送外卖的工作。当时的广州异常炎热,一出门就一身汗。一天中午,我骑着电动车去海珠区的一幢写字楼送外卖,突然眼前一黑就昏倒了。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医生说,我低血糖而且有点中暑,是路人把我送来的。最后,我输了两瓶液花了300多元!走出医院,我心疼极了。看到大街上目不斜视的人们,我放弃了冷战,委屈地跟曲浩打了个电话。结果他说很忙,匆匆安慰我几句就挂了。瞬间,我失望极了,心想:这还是我深爱的曲浩吗?还是那个会在我生病时为我煲汤的男朋友吗?

回到出租屋,我躺在床上算了一笔账。毕业一年多了,我要是在西安工作,月薪3000元,除去花销,到现在至少可以攒下2万元钱,可现在在广州连像样的工作都没有!又想到父母为了供我读书欠了一屁股债,我不禁难过得想哭。

最让我伤心的是,我和曲浩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我是投奔爱而来,希望跟恋人过甜美的日子,可那样的日子在哪里呢?

堕胎又被小三夺爱我的爱情千疮百孔

我不想就这样被现实打败。2010年9月20日,我辞掉送外卖的工作,通过中介在越秀区天河路找了份做保姆的工作。可上班第一天,女东家就把一个10个月大的婴儿交给我照顾,然后出去逛街了。下午回来时,婴儿在大哭,她劈头盖脸地朝我骂起来:“死打工妹,我请你来不是让你白吃饭的!我儿子哭成那样,你都不管!”我听了委屈极了,很想跟她吵,但想到自己需要钱,便咬着牙忍了下来。

一天,我跟曲浩去客村的华润万家超市买东西,恰巧遇到了他的一个同事也带着女友在闲逛。寒暄几句后,他同事问我在做什么工作,曲浩抢着说:“她在外企做行政助理。”说完后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我难过地想:原来曲浩看不起我,认为我给他丢人了!

看到曲浩同事的女友穿着时尚漂亮的衣服,再看看我穿着廉价的T恤,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丑小鸭,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正在我伤心时,曲浩叹了口气说:“人家的女朋友是XX银行广州分行的一个副行长的女儿,帮他在广州买了套120平方米的房子。”这句话像剑一样刺向了我的五脏六腑,感觉痛极了。我再也没心情逛超市了,便提前回去了。

10月12日,我路过越秀区一家五星级酒店时,见那里正在招聘前台接待员,月薪3000元。于是,我前去应聘。幸运的是,我被录取了!这是我来广州后找到的第一份正式的工作,我兴奋极了,顾不上冷战,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曲浩。

曲浩也很高兴,当晚回来时买了半只鸡、一条鱼和4瓶啤酒,打算好好地庆祝一番。餐桌上曲浩喝着酒说:“小文,这才是我们该过的生活。你没工作时,我一个人撑得好累,都快被压垮了。你又经常苦着脸,我见了就心烦。现在,我们守得云开见日出了!”说完吻了我一下。恍然间,我觉得我跟曲浩之间的幸福又回来了。

可工作了不到3周,我意外怀孕了。曲浩有点不高兴,但还是陪我去堕了胎。因为酒店的假不好请,所以休息两天后我又去上班了。可是刚堕完胎,身体比较虚弱,我在工作时晕倒了两次。酒店经理怕我出事,忙给我结清了工资,让我走人了。

我再次“光荣”失业,曲浩不仅不安慰我,还冲我发火: “有份工作为什么不好好做?非要挑三拣四的!你自己不能自立一点吗?你这样让我觉得好累!”我刚想解释,他挥挥手说对我很失望。

这次流产,可能是没流干净的原因,一连两个多月,我的下身都在不停地流血,身体虚弱极了,经常莫名其妙地晕倒。可是,曲浩不仅不心疼我,反而认为我不珍惜工作。那一阵子,我天天泡在眼泪中,开始对自己这种“毕连体”的爱情进行深刻反思。

我想到了90届师兄师姐的爱情,突然醒悟过来: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房价、物价和生活消费水平相对较低;而且就业机会也多,而现在这些成本都提高了,就业压力也增大了,这种“毕连体”式的爱情成本不知道被放大了多少倍。像我们这种没有生活基础的年轻人,要坚守这份“连体爱情”实在是太难了!

就在我准备抽身而出时,我竟第二次意外怀孕了。曲浩没钱给我堕胎,反而骂我是个寄生虫!我不甘示弱,像泼妇一样跟他吵起来,说自己瞎了眼跟他来广州。曲浩向同事借了500元丢给我,然后搬到公司的办公室去睡了。

这么点钱去医院堕胎根本不够,我只好找了个黑诊所。可做完流产手术,我的小腹就开始钻心地疼。无奈之下我只好向房东借了钱,去附近的大医院检查。医生说胎儿没流干净,打胎时刮宫力度过大,导致子宫破裂,需要做子宫切除手术。

我听了,感觉五雷轰顶,整个世界都倒塌了!切除子宫,意味着我一辈子都不能生孩子了!我拼命地摇头,扯着嗓子哭喊,可又能怎么样呢?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曲浩,他冷冰冰地赶来扔下2000元钱,然后绝情地提出了分手。我不敢相信,我深爱的曲浩会这样对待我!眼前一黑,我昏了过去……

醒来后,我在病床上看到曲浩留的一张字条,他说他是爱我的,但是残酷的现实不允许我们两个在一起,他会往我的银行卡里打1万元,算是对我的补偿。看完字条,我生气地把它撕了个粉碎,然后拼命地拨打曲浩的电话,但他一直不接。

11月22日,我出院回到出租屋,看见曲浩已经把他的东西全拿走了,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要谈一谈。晚上9点多,曲浩过来了。他沉默了半天才说:“来广州后你变了,以前你上进又乐观,现在你成了个怨妇!而且你长期没有工作,我根本养活不了你。我对你的感情早已经被柴米油盐的压力磨光了。”我哭了起来,说可以去找工作,不论多苦多累都不会再抱怨了。他则摇摇头,说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公司行政部有个女的一直倒追他,他昨天已经接受了。

我听完之后,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不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我曾深爱过的曲浩!我扬起手扇了他一耳光,他没有还手,只是用力抓住我,平静地说:“我对你已经没感觉了,你放手吧!”说完甩门而去……

想想这几个月以来,找工作屡屡失意,感情又惨遭背叛,我绝望了,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我打算自杀。

2010年12月31日,我学着电影里的样子,把浴缸放满水坐进去,用买来的刀片慢慢向左手腕划下去。顿时我的鲜血直流,红得刺眼,而且很疼。我打了个激灵,马上又感到头晕,慢慢失去意识,仿佛灵魂离开了肉体,所有的感觉都消失了,只觉得异常的轻松。

就在我意识渐渐消失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我下意识地拿起来。看到来电显示上是爸爸的名字,我犹豫了半天,按下了接听键。爸爸说家里在办年货,问我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听到爸爸熟悉的声音,我心里一暖,热泪长流,说过几天就回老家。挂了电话,我决定为了我乡下的穷爸妈,不管再苦都要坚强地活下去,然后拨打了120……

死过这么一回后,我突然清醒了很多。我还年轻,才24岁,怎么能为了一个已经不爱我的男人寻死呢?我该忘记这一切,好好活下去。

2011年1月4日,我回到了西安。病床上的母亲见了我很高兴,父亲也一直在憨厚地笑着。我明白,他们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要好好工作来回报他们。

我跟原来单位的领导打了个电话,由于我在那里上班时,表现得很好,领导对我印象也深,所以很欢迎我回去。第二天,我就去上班了,年底事情比较多,但我觉得异常充实。偶尔我会想起曲浩,想起在广州那不堪回首的日子,竟恍若隔世。

在大学的QQ群上,另一个跟我一样追爱而去的女同学抱怨说,她在恋人工作的地方并不如意……对此,我很想苦笑。但让我觉得悲哀的是,现在大学校园里仍不停地有恋人在重蹈我的覆辙。我非常想告诉他们:在如今这个社会,放弃自己的前途做“毕连体”,需要有根粗壮的神经,或者很强的生存能力,去对抗残酷现实对爱情一拨又一拨的冲击!如果你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那么你一定得慎重地对自己追求“毕连体”式爱情的能力与忍耐力作一个客观的评估后,再做决定。因为,我不堪回首的爱情往事就是血淋淋的教训啊!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