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爱情故事 >> 爱情淡妆

爱情淡妆

2014-02-03 22:09:04 来源:精品故事网 浏览:55

我从小就是个不修边幅、疯疯颠颠的丫头。直到二十好几了,我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一身休闲,素面朝天。就流行的说法,叫裸妆。我的这种裸妆生活很快乐,但因为迟迟未恋爱,让老妈捏了一把汗,直到遇到文涛,她才松了一口气。

文涛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他在武汉一家外企工作,离我居住的城市仅一个多小时车程。但我们从不见面,连照片也不发一张,直到一年后在网上举行了订婚仪式才相约见面。见面之前,我给他打预防针:“我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见了面你可不要失望啊!”

见面那天,我还是像平常一样梳着马尾巴、穿着牛仔服,不施粉黛。文涛见到我笑而不语。我问他是不是失望了,他诡秘一笑,说:“基础工程不错,可塑性强,我有信心把你打造成一流的女人!”“去你的!”我以为他开开玩笑,一笑了之,没想到,他还真的将对我的改造工程提上了议事日程。

那时街上正流行直发,文涛从网上给我发来一张经过电脑合成的图片,是披着一头瀑布般直发的我的头像,得意地问我:“认识这个美女吗?”我哈哈大笑,那个发型虽然漂亮,但放在我的脑袋上,那个样子实在太滑稽了,像做洗发水广告似的。文涛正色道:“严肃点,这是我的太太,我已为你联系好了美发师,这个周末我来接你!”见他说真的,我急了,本能地捂住头发,说:“别别别,我习惯了马尾巴,况且我受不了那种刑!”我见识过女友做头发,一会儿蒸一会儿烤的,在理发店足足呆了5个小时。文涛连忙哄我:“你放心,我陪你!你就算为了我受点刑好不好?”其实不仅仅是“受刑”的问题,关键是我不喜欢那个刻意修饰的发式,但我不好扫文涛的兴,于是答应了,平生第一次烫了发。走出理发店,文涛激动地当街抱住我,说:“我的太太真是漂亮极了!”而我不时地摸摸经过一系列工序加工出的新发,感觉怎么那么别扭呢。

2

对发型的改造,仅仅是文涛对我改造的开始。接下来,他要我出去找工作。我大学毕业后曾在外闯荡过一阵子,但最终发觉在家做SOHO更适合我。我是学艺术的,喜欢创作一些动漫。我将自己的作品挂在网上,逐渐得到认可。作品打出去后,我通过网络,不断联系到文案策划、广告设计、艺术创意等活,干得很开心;业余还写些触摸心灵类的文字,被一些时尚杂志选发。我的日子过得充实极了。但文涛却说一个人还是应该有份安稳的工作,这样生活压力才会小些。他发动七姑八姨在武汉四处撒网,终于在一家私立中学为我找到一份美术教员的工作。尽管我有些不乐意,但当他把聘书递到我手上时,我还能说什么呢?

就这样,我做了3年SOHO后重返职场,成为一名中学教师。当我穿着齐整的职业套裙、披着一头大卷发(那时街上已流行卷发)、夹着教案走在叽叽喳喳的校园里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不久,顺理成章地,我和文涛走进了结婚的殿堂。说实在的,文涛是个优秀的男人,长得帅气、事业有成,对我也温柔体贴。他是外企的部门经理,应酬很多,但工作再忙,他每个周末总要请我到咖啡馆或茶楼坐坐,后来到咖啡厅或茶楼成了周末的例行节目。我觉得夫妻俩无缘无故到那种故作浪漫的地方有点酸气,他却说这叫提升生活品味。

最难得的是,文涛还会抽空很有耐心地陪我逛街,但对我兴致勃勃淘到的衣饰,他总是皱着眉头摇摇头,然后不容置疑地把我拉到品牌时装区,让服务员给我挑最时尚的。最后往往是他兴致勃勃地提着大包小包,而我作为新衣服的主人,却高兴不起来。

渐渐地,我对逛街也失去兴趣。一天,跟文涛从商城出来,路过一个广场,看到一群三十多岁的女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我突然非常羡慕。文涛见我对那群跳舞的女人感兴趣,连忙说:“健身是一种时尚运动,既可保持身材又可愉悦心情,你早该去健身了。”我一阵惊喜,说:“那我以后晚上就来这里吧,反正离家也不远。”文涛顿时不认识似的看着我,说:“来这里?你有没有搞错啊?你没见这都是些中年妇女吗?八成都是些家庭妇女!你一个知识女性怎么会到街头跳这种没档次的大众舞?”我有些生气,大众舞怎么啦?只要自己快乐,干吗有那么多的讲究?但见文涛那不屑一顾的样子,我什么都懒得说。

几天后,文涛回家神秘兮兮地要我闭上眼睛,说要送给我一个惊喜。原来是美格菲健身中心的健身卡。见我并没有他预料的惊喜,他有些不快。我连忙说:“离家太远了嘛!”他激动地说:“没关系的,我开车陪你去!这附近健康房档次太低,我愿意舍近求远。”

文涛说到做到,每个周末至少开车陪我去一次健康房,有时是两次,都是全程陪同。一次,在健身房偶然遇到一个同事,她羡慕地说:“你真幸福,连健身老公都陪着!”一旁的老公自豪地笑,我也笑,但笑得有些无奈。那天健身结束,我支走了老公,跟同事一起逛街,想逛哪就逛哪,感觉到了久违的轻松与快乐。

这样,我无意中找到了一条放松自己的途径。以后老公在忙时,我就约同事一起逛街,让老公放心地忙去,我也可以放松地玩去。真可谓一举两得!

3

一个周末,老公愧疚地对我说要加班,让我约同事逛街,并数一大叠钱给我,让我要买就买好的,千万不要为省钱买些穿不出去的大路货。我接过钱快乐地给同事打电话。

我们一家家专卖店逛,一件件地淘,都是自己喜爱的休闲类的,那个时候我早将老公的嘱咐忘到了九霄云外。

老公加班结束后开车过来接我,我和同事一起往车上拎“战利品”,我突然听到老公不快的声音:“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啊?”我这才发现自己穿的是刚淘来的一套水洗牛仔,头上还戴着搭配的植绒牛仔帽。“你们一整天淘的都是这些玩意儿?也太没档次了吧!”老公还在那里皱着眉头数落,我注意到同事的脸上已经挂不住了,连忙把话题岔开:“走,跟我们一起吃饭去吧!”“不了!”同事提着自己的包包,逃也似地离开了。同事走后,我本来心里窝着火,却听到老公说:“赶紧找个地方把衣服换了!”我突然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大声说:“不换!我喜欢这样穿怎么啦?看不惯我走好了!”说罢转身走人,任老公在后面怎么喊我都不回头。

一路上我越想越委屈,路过一个美发店,我咬牙切齿地让师傅将我刚花了680元烫的大花剪掉了。

回家看到老公焦虑的样子我又有些心软,老公刚说“对不起”,突然发现了我的发型,目瞪口呆。我看到他青筋凸起,显然他很气愤,但他在极力控制自己,说:“好,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会管你了!”说罢摔门而去。那天他竟然彻夜未归,我也被激怒了,第二天就去学校辞了职。

我重又穿上休闲服,扎上马尾巴,在家做自由自在的SOHO,感觉像突然卸下了浓浓的妆,轻松极了。但仅仅是轻松而已,心情并不愉快,因为老公还在生我的气,一直不跟我说话。

几天后,从不贪酒的文涛醉醺醺地被人搀回来。我连忙把他扶上床,他突然拉住我的手,说:“老婆,不要离开我。”我坐在床头,听他语无伦次道:“是我不好,我不该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可你也应该考虑考虑我的感受……还有,人有时候也该改变一下自己,老是一成不变就没意思了……”

文涛睡着后,我仔细琢磨他的话,确有几分道理。一方面,我们的生活环境不一样,生活方式肯定有些不同。我习惯了素面朝天无拘无束的裸妆生活,但作为在职场打拼中的他,更适应经过装饰的浓妆生活,所以他会在不知不觉中按照他的要求装饰我。另一方面,我的形象也太一成不变了,就算与时俱进也该偶尔改变一下吧,当然,前提是不违背自己的生活原则。老公酒后吐出的是真言啊!

4

我跟文涛深入彻底地交流了一次。我告诉他我喜欢自然蓬松的直发,不喜欢街上流行的烫染或拉直。爱情也一样,真正相爱的人不应该强迫对方“烫染”或 “拉直”,也不会刻意“烫染”或强行“拉直”去迎合对方。文涛是个聪明人,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他反省自己不该强行改造我,但说到自己的想法,他欲言又止。我趁机说:“你放心,我会不时给我们的‘爱情’画点淡妆的。”

不久,文涛被派出差一个月,我正好可以调整一下自己。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网上求职,既然文涛希望我有较稳定的工作我就尽量满足他,但前提是不改变我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很快,我在一家网站应聘做了美编,坐在家里就可以上班,又有大量的时间做我喜欢做的事。我做的第二件事是到街头考察了几家形象设计店,然后选中一家办了VIP卡。我要偶尔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给老公一个“新太太”。

老公回来那天,我到机场接他。他看到我的第一眼惊喜地叫出声来:“哇!是你吗?”当然是我,还是那头篷松的自然发,只是头上多了一只精致的发卡;还是那张不擅雕琢的面孔,只是略施了一层看不出来的淡妆;还是一身舒适的休闲装,只是背后多了一朵怒放的蓝色妖姬……老公拥着我走进家门,看到屋子里到处飘荡着五彩缤纷的气球,气球上写着“欢迎老公回家”。他兴奋得转身一把抱住我。我缓缓推开他,拿出网站刚刚寄过来的大红聘书递给他,他更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如今,我的生活和我的爱情都像我那篷松的头发一样自由自在。当然,我偶尔也会秀一秀,像给我的头发梳个小辫或卡个蝴蝶结一样,给我的爱情画点“淡妆”,来点小小的浪漫与惊喜。比如,在月上柳梢时,与老公手牵手去散散步;在周末的清晨,两人一起到楼下打打羽毛球;老公工作累了,我会穿上妩媚的晚礼服陪他包个房喝酒跳舞……

有天,老公给我发短信说,因工作失误刚刚被大鼻子老总当众怒吼了一通。我连忙赶到他公司门口,接他一起到酒店订好的包间享受烛光晚餐。面对一桌子赏心悦目的佳肴和一张生动迷人的笑脸,老公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他凝视着我,深有感触地说:“怪了,以前吧,为了提升生活品味我们俩也常来这种地方吃饭,怎么就没有这种气氛呢?看来呀,爱情不需要改造,而需要经营!”

我笑着点他的鼻子说:“你太有才了,不点就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