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爱情故事 >> 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2013-10-05 14:38:34 来源:精品故事网 浏览:89
周君爱讲冷笑话,30岁但看起来长得有些着急,常用手中的司法工具解救失情失财的失婚妇女。我喜欢他,想嫁给他。

  但周君说,我适合做情人,双红适合做妻子。

  我见过双红,在周君的电脑里。她长得像影星蒋雯丽,又像一幅水墨画,有留白,有意境,总会给我想象的空间。

  我说:为什么?

  周君便说起双红的好:不矫情、不张扬、不咄咄逼人、不贪慕虚荣、宽容,你知道不?女人有福福全家,双红就是一个举世无双、贤良有福的好女人啊!末了,他一脸向往地说。

  我很不爽:既然她那么好,你不努力追求她,还招惹我做什么?

  周君笑得像一只裂口枣:你这话就欠妥当了。第一,爱情并不是努力追求就能追到的;第二,我俩不是两厢情愿吗?

  我哑然。当初,前夫为情人提前转移财产,为拿到属于我的财产,我聘请周君为律师。后来,周君以积极热情、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赢得官司,也赢得我心。

  我有些羞愧。留白是一种饵。就算我的整个神经线里都是这个男人,我也应该给自己的醋意留白。

  男人总梦想齐人之福,周君也不例外。但若一个女人不想独享一个男人,就很例外了。

  好吧,谁叫我就是喜欢他呢?前段失败的婚姻告诉我,不要急,对想要的男人要有耐心,情商无下限的女人不是我。

  每一步都像在探雷

  我在周君的厨房里忙活。

  虾皮豆腐、清蒸鲈鱼、葱烧鸡块、枸杞猪肝汤,是周君指定要吃的。不就普通的家常菜?于我不过小意思。

  周君靠在厨房门边,说:“看不出,你还有这么好的厨艺。”

  我笑笑,坦白:“其实,我是为了前夫才练出的好厨艺,可是,他还是走了。”

  周君轻笑:“他走了好,要不,我俩就在人海中擦肩了。”他的眼神,隐约飘浮着醇厚温柔的香。

  不得不承认,周君的调情手段,于恋爱中的女人是致命伤。我的心凌乱地雀跃着,理智乱了队形,忍不住丢下锅铲,吻了他。起初他很淡定,渐渐欲望铺天盖地溅起……

  后来,我午夜醒来,枕边空荡。借着窗外像牛奶一样的月光,我看见周君站在窗前,小声地打着电话,神情纠结。凝神细听,隐约听见他唇边偶尔吐出的“双红”两字。

  男人啊男人,难道真的总是吃着嘴里的看着锅里的?我郁闷地缩进被窝。周君回头看我一眼,又对着话筒轻声说了句什么,若无其事地回到床上,说:“和我妈在谈件家事。”

  我越发纠结。原来他母亲认识双红,可我和他相好快三个月,他还没介绍我认识他母亲。我支吾一声,假装随意地问:“大半夜谈家事,挺重要的吧,能说说么?”

  周君点了一支烟,静默。

  我很失望。窗外的月光突然暗了下来,我呆呆地望着它,突然觉得在和周君相处时,我就像踩着近十厘米高的高跟鞋,走在酒店光滑的地面上,每一步都像在探雷。

  就在这时,周君吐出一口烟圈,说就说吧。

  情敌打了一个水手结

  其实,刚才,我在和双红通话。

  双红不是我的大学同学,她是我在去厦门出差时认识的。

  那时,我刚拿到律师执业证书。那天,我去南普陀寺为去世多年的父亲烧香祈愿。旁边,双红边哭边念念有词地祈愿,梨花带雨的样子,惹人怜爱,我忍不住凝神细听。

  原来,她的丈夫为寻求更好的发展,携带夫妻所有的财产,背井离乡到厦门做生意,发财了,却找了个情人。她闻风追到厦门,无奈情人手段颇高,羞辱了她,还硬是用歪手段把本属于她的财产全吞了。

  我的好心肠冒出来了,自告奋勇无偿做她的律师,帮她把财产夺回来。我带她回我家,给她提供生活上的一切便利,四处奔波收集一切有利于她的证据。结果,一场艰苦的官司后,她拿到了属于她的另一半财产,却又重回丈夫身边。因为,她丈夫在她赢得官司后第二天,向她忏悔,她原谅了他。

  我懂她的宽容。

  在我为她打官司时,我就了解到,她结婚后,因所在公司倒闭,便一直呆在家里相夫持家。她的丈夫未下海经商前,她依靠丈夫微薄的工资,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精打细算地过日子,流露出一个好妻子所具备的好品性:勤劳、善良、宽容、朴实。她长得很漂亮,但她洁身自好,除了谈关于官司的事情,在我和别的男人面前,总是温柔贤良的样子,从不以自己的姿色为热点,求得异性的围观和关注。所以,她回到丈夫身边,包容丈夫的错误,并不让我意外。

  后来,我们再也没见过面,但仍时不时联络一下。

  双红的官司,是我此生中的第一个官司。你知道,男人对事业上的第一次胜利,总是无比怀念的。

  周君说到这里,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烟圈。我看着它在空气中袅袅地舞蹈,心一点点地往下沉,我清楚,周君还有一句话咽进了肚子里,那就是:双红这个女人,是他此生中见过的最贤良有福的女人,是让他无比怀念无比纠结的最佳妻子人选。

  哎!双红给周君打了一个水手结,使他在我这儿越挣扎越纠结。

  我忍不住问周君:既然她和丈夫已经破镜重圆,既然她那么洁身自好,为什么又要在午夜时分给你打电话?难道她丈夫不会吃醋?

  周君说:她丈夫到厦门出差了,她很担心丈夫和前情人又搅在一起,打电话向我求助的。她啊,太柔弱了,实在让人怜惜!

  周君望着远处,幽深地叹了口气。我却感觉到他的叹气里,有强烈的自我催眠式的甜蜜、爱慕、幻想,仿佛在对自己说:双红啊,就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啊!

  这次,我没有不爽,却想放声大笑,我终于明白周君对双红的爱慕情结:他陷入了绝大数男人都具有的幼稚情结中,比如初恋情结、处女情结,或者老婆是别人家好的情结,所以,他以自我催眠的方式,臆想出了一个完美的女人:双红。

  当务之急,必须歼灭周君的臆想情结,否则,我难以出头。

  好一个梨花带雨的美人啊

  我见到了双红。

  果然漂亮,果然一副男见男爱的贤良柔美气质。“可是,为什么你的丈夫宁愿舍近求远不要你,转而要别的女人呢?”我问她。

  我一点也不唐突。唐突的,反而是双红。周日下午,我在周君的厨房里忙碌时,她突然找上门来,双眼红肿,神情憔悴,一见到周君就哭:他又和那女人好上了,经常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昨天还打了我,我怎么办啊?

  周君看着双红,一脸心疼地说:离开他!全世界不止他一个男人!你还有别的男人爱你!

  我又好笑又好气。周君啊周君,别的男人?不就是说你自己么?敢情你把我当透明的了?

  好吧!情敌自动送上门,我若不利用此机会歼灭周君的臆想情结,我的脑子绝对进水了!于是,我一把扯开周君,冲着双红提出以上问题。

  周君冲我瞪眼,我回他一笑。

  双红张着一双泪眼,漂亮的脸庞上泪痕犹在:为什么啊?我真不知道啊,你能告诉我吗?

  好一个梨花带雨的美人啊,换成我是男人,想必也会又怜又爱。我看了周君一眼,果然,他专注地看着她,脸上又是一副心疼的表情,这倒更激发了我歼敌的决心。

  我抽出几张纸巾,为双红擦去泪痕,才严肃认真地告诉她答案。没错,人总有犯错误的时候,但如果没有底线地包容错误行为,犯错者便会有恃无恐地一犯再犯。而她和她的男人正是这种情况。

  我问她,结婚这几年,除了呆在家里服侍老公,有没有想过出去找工作?

  双红说:没有,老公给的生活费花不完,而且,现在找适合的工作好难,我又没一技之长,老公也不希望我抛头露面的。难不成放着少奶奶不做,去外面做杂工?多没面子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