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爱情故事 >> 爱上野蛮天使

爱上野蛮天使

2013-09-27 22:10:47 来源:精品故事网 浏览:60
大川怎么也搞不明白,雪儿那么个清丽可人的让人嫉妒的女孩儿,怎么会有个那样的毛病,那么爱拧人,难道她是个虐待狂?这可真让他伤透了脑筋。  当有人把雪儿介绍给大川的时候,大川那高兴劲儿就别提了。因为雪儿生的温婉绰约,绝对不像是母老虎那样的类型。大学毕业时大川的老爸给他进行了专门的泡妞辅导,确切说,这种辅导从很小就开始渗透给大川了。大川的妈是个不折不扣的孙二娘,家里事无巨细都有她说了算,大川跟他爸只有小小去执行的份儿。一有忤逆,大川爷俩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大川爸告诉大川:儿子看到没,我们爷俩整天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比黑社会还黑,你找老婆可要留神点儿,给你老爸争气,找个温柔点的,我可不愿我们的后半生再次沦落苦海。大川点上一支烟,嘿嘿笑笑:爸,我随手抓一个都比你强。大川爸一手夺过烟,你小子先别说大话,找到了再说。没想到第一次谈对象就找到了这么个听话的,大川心理的成就感不言而喻。



  第二次见面时,大川跟雪儿谈起了《红楼梦》。两人说说笑笑贪玩了金陵十二钗,雪儿突然问,你喜欢贾宝玉吗?大川说,贾宝玉像个女人似的,没一点男儿气概,我想是个男的多半没有喜欢他的。雪儿对这回答很满意。没料到大川又画蛇添足的加上了一句话,为他赢得了第一次挨拧。那句暴露了他丑恶嘴脸的话是这样的:不过我倒是挺羡慕他的,周围美女成群,快乐大大的!

 
        大川捂着被拧的胳膊,很是吃惊的看了雪儿一眼,只见雪儿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大川想了想说的话,傻傻的摸了摸头勉强笑了一下,心里美滋滋的。暗想:她这样对我了,岂不是爱上我了?嘻嘻,妈妈有宝训,对你们凶是对你们好,没听说过这样的俗话吗,打是亲,骂是爱。

 
        问题继续。雪儿问,林黛玉和薛宝钗你更喜欢哪个?鉴于上面大川喜出望外的心理状态,这一次回答很轻松。我愿意要林黛玉的温柔多情和薛宝钗的精明强干。雪儿不置可否,笑笑又问,你觉得我更像哪个?大川看看雪儿,我觉得你更像薛宝钗。雪儿歪着头很是温柔的说,大川,我可以拉你手吗?大川一愣,随即把手爽快的低了过去,忽然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长空,哎呀……!是大川的。大川的手背一瞬间被雪儿拧得又红又肿。大川满眼疑惑的捂着可怜的手背看着雪儿。雪儿轻轻柔柔的说:你觉得我不够温柔吗,大川立时愤怒的说不出话来。

 
        两人沉默着走了一会儿,大川在前,雪儿在后。大川,等等我好吗?大川不理。你那么没有绅士风度和容人之量吗?大川停下,转过身,他实在拒绝不了雪儿有点委屈的语气。大川点点雪儿的小鼻子,不要再拧我了。雪儿做错事般哦了一声。

 
        大川复又高兴的前行,雪儿主动把胳膊挽住大川,大川又有些忘乎所以了。想,珠玉在侧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看看周围又羡又妒的目光。正当大川自我感觉良好的不得了的时候,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从他口中长呼直出,啊……!这次大川气急败坏了,你有病啊你。雪儿这时离开他又五米之远,笑嘻嘻的说,前两次拧你是教训你说话不注意,后一次拧你是让你记住我。

 
        大川晚间翻视痛处,只为自己叫屈。那三处被拧的地方如三枚印章,又红又肿,按上去还有灼热感。不禁连连高唱,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经过这“雪儿三拧”,大川总算把雪儿记住了。爱情嘛,总是要付出点代价,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哪里找去。泡自己的妞儿,让疼痛见鬼去吧。

 
        不过事情远没他想象得那么简单。在他们恋爱的过程中,大川又遭遇了很多肉体上的折磨。除了拧以外,还有掐、捏、咬等诸番手段,让人目不暇接。这些伤害,总是突如其来,毫无征兆,令大川防不胜防。大川每每看到身上或深或浅的伤痕,常常恨得咬牙切齿(当然是在雪儿背后)。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使沉默的羔羊也会忍无可忍揭竿而起的。为了做到知己知彼,大川总结了很多挨整的经验,确切说是很快在跌打滚爬中找到了防御敌人进攻的方式。   

   

        总的说来,有以下几种方式。大川在笔记本上写道:

 
        一、  先亲后掐。为了达到掐我的目的,她会施展色相,使我沉迷于他的柔情蜜意。在陶醉中,她会出其不意的咬我一口,这种欲擒故纵的法子我很难拉下脸皮降罪。措施:捉住双手,隔一层玻璃亲吻。(注:措施后来画掉) 


        二、  拧亦有道。我说错话或做错事她会理直气壮的侵害我的大腿和上臂内侧。方法:少说话,做事前请示,受伤部位衣裤加厚。

 
        三、  恬不知耻。有时心痒难熬,她会开口求我要折磨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自然不能答应。她就软磨硬泡:好大川,就拧一下,就一小下,好不好?她再这样,我坚决逃走,决不被敌人的糖衣炮弹击中。 


        四、  降欲取之,必先与之。在我生日或发奖金的日子,她给我买小礼物,在我感动得无以为报的时候,她又向我无辜的身体伸出末爪。最好的办法是坚定意志,千万别小不忍则乱大谋。 


        写下上述大川兵法,大川心里轻松了些。不过找以后的事实来看,此兵法并未见有什么神效,大川决定反击。 


        当有一次雪儿给大川的父母买礼物与大川意见分歧,雪儿故技重试,在大川的腿部拧了一下,大川真急了,并不怎么用力地在雪儿的同样的部位还了一下,雪儿的眼泪刷得就下来了。你怎么这么不怜香惜玉呀,雪儿很委屈,我是爱你才拧你的。大川得理不让,我就不能爱你呀?你怎么不怜惜我呢?尽管雪儿很委屈,一时也没话反驳。以后的几天,雪儿专门穿起了超短裙,故意在大川的眼皮底下晃来晃去。大川看到雪儿白嫩的大腿上那个青印十多天不能退去,时时生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罪恶感,不敢正眼瞧雪儿,夹着尾巴作了两周人。连连自责,早知如此,还不如尽她拧呢!以后确是再也不敢反击。

 
        大川突然感到,跟雪儿言和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只要条件不怎么丧权辱国,投降也不算可耻,大丈夫嘛,能屈能伸。 


        一次,大川温柔的对雪儿说,雪儿,我跟你谈个事儿行吗?雪儿说,是不是让我不再拧你了?大川一愣,紧跟着来了胆儿。是的,认识你以来,我几乎体无完肤,有时候真是痛不欲生,请你站在我的立场上想想,谁愿意战战兢兢的过日子。你还但我是爱人的话,别再拧我了好吗?雪儿笑笑,那怎么样你?大川说,你别再用手袭击我,当然也别用脚。雪儿又说,要是我做不到呢?那我就给你戴上手铐。那我还可以咬你呀。我再给你打落牙。那你亲我感觉就不好了。我亲你牙床也行,反正你老了我也这么干。雪儿又笑了,看你这么有诚意,我就试试。

 
        谈判的效果似乎是奏效了。往后的时日,雪儿对大川的骚扰果然减少。大川有时想想,挨拧的日子还是颇值得怀念,然后又搓搓腿,不过还是不要了。 


        结婚的那天,高朋满座。在婚礼进行到新郎新娘交换礼物的时候,雪儿说,亲爱的,让我痛快地你一下你的手背吧,我怀疑我们这是在做梦。大川说,我也感觉像做梦,就给你拧一下,不过你要轻点儿。把手伸过去,雪儿毫不客气的拧了他一下。大川刚要张口大叫啊后半截忽又转为哈哈大笑。哭笑不得的在众人的掌声中看雪儿把钻戒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婚后的第三天,大川爸妈和大川小两口儿在一块吃饭,大川爸亲手给大川点上了一支烟,说,儿子,我总算后继有人了。大川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串烟圈儿,看到妈妈和雪儿诡秘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不禁想:建宁公主多次欺辱韦小宝,后来还不是老老实实的做小;那个全智贤再野蛮,最后还不一样乖乖把手塞到牵牛手里。女人是苦虫,不打骂不行,我就不信,一个小女子我还搞不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