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爱情故事 >> 校园婚姻拒绝“作弊”

校园婚姻拒绝“作弊”

2013-09-20 22:56:42 来源:精品故事网 浏览:62

大学校园婚姻既享受了人生,又没影响学习,还体验了一把前卫新潮的感觉,可谓一举三得。但是长沙一位大学生,却因守护自己的校园婚姻,付出了惨痛代价……


  一举三得的大学生


  田峰的家在湘西一个偏僻山村,幼年丧母的他是家中老幺,为确保他能跳出农门,他的父亲到矿上挖煤,姐姐和哥哥先后辍学外出打工。2006年夏,田峰不负众望,收到了长沙一所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面对父亲日益苍老的面容和整日辛苦的哥姐,他从学费中抽出一半的钱留给家里,把自己暑期挖药材换来的钱添了进去,向家人承诺:进入大学后就要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不再用家里一分钱。


  田峰学的是工科,上课和做实验是最主要的学习方式,他很快就适应了。从家里带来的生活费还没用完,他很快就有了收入。他先是做家教,用最拿手的物理和化学辅导中学生。第二学期起,家长将他的家教费涨到了每小时30元,他的月收入达到了上千元。自强自立的他被评为校园“先锋学子”。


  夏紫伦与田峰同班,是位来自苏州的漂亮姑娘,田峰自我奋斗的精神打动了她的芳心,她主动与田峰走近了许多。但田峰对此颇为犹豫,他怕自己难以负担日益物化的爱情消费,与夏紫伦的关系若即若离。升入大三后,田峰得到了一家电力研究院比较固定的兼职工作,收入高于家教而且稳定。钱壮人胆,田峰自信地与夏紫伦迅速进入了热恋状态。


  田峰发现,不少同学成双成对在外租房同居,小日子得异常滋润,他不禁有些心动。2007年五一节过后,他向夏紫伦提出同居,可夏紫伦坚守防线,声称不做“地下工作者”。田峰一笑:“我们结婚吧,结了婚就可名正言顺住在一起了。”夏紫伦吃了一惊,满脸通红地说:“瞧你的猴急样,我们还是学生,怎么结婚啊”田峰笑着说:“拜托,你太落伍了,大学生结婚早就解禁了。”


  田峰所言不虚。继2002年国颁布新的《婚姻法》、放宽结婚登记条件后,2005年教育部又出台了修订过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删除了禁止在校大学生结婚生育等内容。新规定在当年9月1日开始执行,达到法定年龄的在校大学生结婚不再被禁止。


  听了田峰的一番解释,夏紫伦低头不语,她毕竟是女孩,顾虑重重啊。见她半晌不吭声,田峰一再软语相求,发誓自己会做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夏紫伦毕竟深爱着这个品学兼优的男孩,加上她心中还有一个小九九:校园恋人多半毕业就分手,她不想与田峰分开,也许有了婚姻这把锁,露水情缘的悲剧就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反复权衡后,她答应下来。


  2007年暑假,夏紫伦没有回老家,而是和田峰一起留在长沙,一边打工,一边做着结婚的各种准备。暑假期间,两人谎称要在市里买房子,从校保卫处把各自的户口领出来,到街道办事处领取了结婚证。然后,他们拿着结婚证去了一趟黄山度蜜月,回校后,像模像样地过起了夫妻生活,日出上学,日落回家,携手出入,琴瑟相和。田峰不免得意,这样既享受了人生,又没影响学习,又玩了把前卫的感觉,一举三得。他觉得自己的大学生活太成功了。


  校园婚姻也滋润


  田峰和夏紫伦结婚的事,既没告诉同学,也没告诉家人,按田峰的说法,上大学后没有再找家里要钱,结婚更不能要。他叮嘱夏紫伦:“等我们毕业参加工作了,再双双回家给他们一个惊喜。”他做个鬼脸:“我们再带个Baby回去,老人家要乐疯了呢。”夏紫伦红着脸赏给他一顿粉拳。


  为了给夏紫伦一个完整的家庭生活,田峰在离学校不远的花园小区租了个一室一厅的房子。虽然是一居室,但建筑面积达到了60平方米,客厅很大,有宽敞的厨房和卫生间。房子是经过精心装修的,家用电器、厨卫用品一应俱全。小两口买了些生活用品,在卧室里挂起大幅的结婚照,挂了几串拉花。看着布置得像婚房一样的房子,他们心里美极了。田峰信誓旦旦地对夏紫伦说:“你等着吧,用不了几年,我就让你住上比这大得多的房子!”


  可压力也接踵而来。房子每月租金要700元,除去生活费和水电费、网费、煤气费,田峰兼职赚来的钱每每还未到月底就所剩无几。而他为了给夏紫伦一种浪漫有情调的生活,经常送她鲜花,请她吃牛排、肯德基,有时还约同学来家里聚餐……田峰很快体会到了捉襟见肘的滋味。


  时间长了,两人已婚的事被同学们知道了,纷纷嚷着要他们请客。田峰硬着头皮,上大学以来第一次找人借了钱,在一家有点档次的酒店摆了几桌。可回到家里,他只能看着同学们送的几个布娃娃苦笑。


  初婚就进入经济窘境,甚至欠了别人的债,田峰很不好受,暗自责怪自己盲目成婚太不理智。初秋的一天,下午课后下起了雨,寒气逼人。田峰参加一个社团活动要晚点回来,夏紫伦穿得少又没带雨伞,就把自行车放在出租车上回了住处。田峰晚上回来听说此事后,生气地说夏紫伦是娇小姐不会过日子。夏紫伦委屈地掉了泪:“今天我不打出租,明天感冒了不得花更多的钱吗?打一次出租就说我不会过日子,有那么严重吗?”田峰无言以对。


  思来想去,田峰重操旧业做起了家教,一揽就是3家,每天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的。虽说比较辛苦,但月收入达到了2000元,再加上夏紫伦家里给的生活费,每个月的开销总算持平了,田峰心里松了口气。


  为了有更多收入,野心勃勃的田峰又租下了学校对面的一家冷饮店,并找了一个女孩站柜台。他一时身兼多种角色——学生、丈夫、老板、家教老师,很累很辛苦,但他觉得很充实很自豪。


  2008年春节,夏紫伦带着田峰一同回杭州。田峰是第一次去夏紫伦家,两人商定,结婚的事不要在父母面前露出马脚。夏紫伦的父母都在政府机关工作,父亲还是某部门的局长。他们很欣赏田峰的能力,但对他的家庭背景不以为然,觉得他完全配不上他们的宝贝千金。只是碍于女儿的情面,他们才对田峰热情相待。敏感的田峰哪能看不出岳父母的心思?他目睹岳父母家优越的生活现状,心里无形中添了自卑和压力。正月初三,田峰就找了个借口先返校了。


  夏紫伦过完暑假,喜滋滋地告诉田峰一个消息:她的父母已经为她找好了工作,只等她一毕业,就可回杭州上班了。夏紫伦和他开玩笑说:“现在就业压力大,毕业后你就跟我回杭州混吧,我父母就我一个,不如你当上门女婿算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